络书

咸鱼一条

【瑞金瑞】Last

╳瞎写的产物,bug很多
╳瑞金瑞无差
╳不要在意细节
╳开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大概是神使金…吧
╳开头的坑可能会是另一篇文
╳废话很多
╳ooc
╳有借鉴

  不介意请↓





  待他有意识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,久到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谁,从哪来,要到哪去——以至于他站在原地思考了会。

  好在他的记性并不是太差,恍惚记起这几年都是‘他’在操控这副躯体,他也只不过缩在某个角落罢了。

  直到第一抹阳光穿透平地线直直射入他的眼瞳,他不适因此眯眼才反应过来。

  黑夜已经退却了。

  他第一次见到金是在七岁那年,逃生船上的操作系统显示着一个大大的警示符号,刺耳的警报声一声高过一声,似刀子般割着他的耳膜。

  他深知再这样下去飞船会失去控制,违逆原先的正常路线,随着太空飘荡最后变成太空垃圾也说不定。

  求生的欲望似一双大手紧紧地扼住了他的心脏,布满伤痕的小手抓起一旁较大的玻璃块放进裤袋,眸中尽是毋容置疑的坚定,无论是哪一种情绪,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恐惧。

  正欲抓住操纵杆时飞船仿佛是在嘲笑他的弱小一般,自引擎后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,所有的显示器在那一刻集体罢工,无论他怎么晃动操纵杆飞船也是一意孤行般的朝着不远的星球坠落,而他也被临近迫降巨大的冲击力甩到一边,额头重重地磕在不知哪一出,温热的液体顺着流下。

  跌跌撞撞中他只能抓住一处来维持身体平衡而不被再次甩出去。随着飞船底与地面接触、摩擦所产生的剧烈震动,他意识到自己到地面了。

  他的脚在刚刚那段降落中被不知什么的重物砸中了,巨大的疼痛如潮水般瞬间卷席了他,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流下点点血丝。

  他就维持着那副半昏不睡的样子僵持了会,最终勉强支起手臂想把右腿挪出来,正当他直起身子那刻,他似乎看见远处的一抹微光直直的朝着自己的这个方向来,血液流进眼睛令他不适地眯了眯眼,维持着那个姿势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快到自己跟前。

  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那个孩子站立在自己的跟前,双手撑着膝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灼热的气息一下一下地喷在自己脸上。

  还没等他开口,那个孩子就先迫不及待地开口,稚嫩的声线里皆是担忧,一双天蓝色的眼睛里映照出他的面容。

  “你没事吧!”

 
  与黑夜截然不同的耀眼色彩如烟花般在他的世界中炸裂开来,随后他呼出一口浊气,坚定而又缓慢的摇了摇头。

   在他七岁那年,他第一次见到了‘光’。